您現在的位置: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零部件供應緊張 日系車遭遇復產危機

        字號:   

        零部件供應緊張 日系車遭遇復產危機

        日期:2012年5月10日 14:34

                盡管距離日本大地震僅一個多月,但日系企業參加上海國際車展的熱情不減,無一退出或調整參展規模。豐田、本田、日產、鈴木、斯巴魯等日系汽車品牌,不僅展出在中國多年布局的經典車型,還帶來多款首發的量產車型,并且展示了最先進前沿的概念車、智能機器人(25.370,0.60,2.42%)等。

          白璧微瑕

          受日本核輻射影響,此次參展的日系展車受到了不少“特殊照顧”。上海浦東檢驗檢疫局對日本進境展品逐批檢測,并將對車展進行全程跟蹤。僅放射性物質的檢測,就多了兩道關。

          車展上,豐田不僅沒有縮小規模,反而加大了投入,展示了60多輛展車,包括FT-EVII電動車、RAV4電動車、普銳斯外插充電式混合動力車以及新PRIUS普銳斯。除此以外,LEXUS雷克薩斯帶來了首次在中國市場亮相的全球首款豪華掀背油電混合動力車型CT 200h。

          本田則推出了一款Insight混合動力汽車和一款可在純電動模式下行駛的A0轎車——本田飛度EV,廣汽本田還展出了新車理念S1,以及旗下的本田雅閣、本田奧德賽、本田歌詩圖、本田鋒范等車型。

          2010年,日產汽車在中國市場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中國市場也已超越美國與日本,成為日產汽車全球第一大區域銷售市場。面對飛速發展的中國市場,日產展示了純電動概念車Townpod——專為新興市場中的年輕消費者而打造的全新日產緊湊運動型概念車。日產最受關注的一款產品是由日產汽車全新研發的智能機器人EPORO。EPORO是為解決城市交通困局而研發的,憑借其搭載的尖端技術可以實現自主行駛,并能在移動的物體中自由穿行。

          第十四屆上海國際車展組委會秘書長、中國貿促會汽車行業分會會長王俠表示:“高度重視中國市場的日系車企,絕大部分在地震前就已完成了參展準備。”

          從參展車輛上看,地震沒有撼動日系車參展的根基,但覆巢之下無完卵。日產途樂、雷諾風朗均被認為因關鍵零部件生產受到影響,而缺席上海車展。全球汽車業關鍵零部件的產地均在日本,標致最為火爆的3008減產、原定于5月份上市的一款新車也推遲了上市時間,均由于裝備了日本愛信變速器,導致供應時間受限。

          內傷難平復

          盡管參展陣容依舊強大、參展面積有增無減、參展車型亮點頻出,卻依然難以掩飾日本大地震對汽車企業形成的內傷和陣痛。

          相關資料顯示,受地震影響,豐田將對中國所有整車及零部件工廠的生產計劃做出調整,其中整車工廠的開工率調整為平時的50%,極端情況下可能降到30%,豐田3月在日本國內的汽車產量為12.95萬輛,較去年同期減少62.7%,創1976年以來的月度最低。

          本田3月產量為3.48萬輛,較去年同期減少62.9%,也是公司14年以來的月度生產量最低值。日本另一汽車生產商鈴木汽車3月在日本的產量為4.18萬輛,較去年同期也減少60.2%。馬自達則減少了53.6%,產量為3.99萬輛。

          不只是日本國內汽車產量受到影響,豐田和本田的3月海外汽車產量也分別減少了3.1%和3.2%。豐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訴記者,由于零部件緊缺的影響可能繼續波及海外工廠,兩家公司在4月的海外產量都出現更大的減幅。

          本田稱4月的生產情況仍將十分嚴峻。造成產量銳減主要原因是此次震災影響了多家零部件工廠的生產,同時局部交通仍然不暢,使得物資調配存在困難。

          目前國內日系品牌汽車的國產化率在60%~70%之間,但仍有一些配件需要從日本進口。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董揚告訴記者,根據中汽協掌握的情況,有些零部件已經出現了供應危機。

          地震的影響還波及到其他國家的汽車企業以及自主品牌,在中國的歐美汽車廠家及中國當地企業對此也很緊張。通用汽車震后即在東京、上海、底特律成立了應對小組,了解各地庫存和生產情況。通用汽車表示,由于其在世界各地擴大了采購范圍,受影響不大。

          奇瑞汽車由于從日本進口零部件減少,于4月19日宣布減產。不過,相比日本企業,歐美及中國當地企業受影響較小。

          在本次車展上,很多日系以及日本在中國的合資企業的高管都被記者問到同樣的問題,那就是地震對今后日系企業的生產乃至其他國家的汽車生產將造成多大的影響。

          Honda技研工業株式會社社長伊東孝紳先生表示,目前部分零部件供應上還存在一些問題,而主要的問題是電腦里面的微處理器芯片,它是對發動機進行控制的電腦,同時也是對安全氣囊進行控制的電腦所采用的芯片,由于它的生產線在地震中受到了損害,所以目前還有問題。而對于生產線什么時候可恢復生產,到現在卻沒有一個明確的時間計劃。Honda在國內的生產能夠滿足一半左右的生產負荷,通過調節一些庫存零部件來維持生產,希望能維持到芯片生產線恢復的時候。

          豐田汽車(中國)投資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曾林堂告訴記者:“總體來說,地震對日系品牌的影響比較大,組裝汽車的時候,缺少一個小小的零部件就不能生產了。總部已經給我們發了一條指令,就是零部件優先供應給現有的車主做維修保養,然后才考慮供應給生產企業進行組裝生產。這是真正把顧客放在第一位的態度。由此可見,豐田汽車現在貨源的供應是比較緊張的。”

          產業轉移的思考

          導致日系車企產量減少的主要原因是日本的汽車業大多采取零庫存的生產方式——零件到齊以后組裝成品車。一輛汽車約有3萬個零件,各大汽車廠商有很多零件提供制造商,一個零件不到位,汽車都無法組裝。因此地震中受傷的日系車企,有療傷藥方,藥材卻不全,零部件配套不到位,復產艱難,內傷難愈。

          受到日本地震影響的汽車企業,何時能夠將生產力恢復到地震前的水平?很多人心中都沒有答案。

          曾林堂告訴記者:“地震以后,日產距離福島比較近的廠已經停產了,復產的時間還沒定下來。雷諾-日產全球總裁卡洛斯·戈恩說等復產的時候會去鼓勵大家繼續留在這個廠里,但很多人不敢留在那里,因為距離輻射地比較近。”在這種情況下,思考產業轉移,更強調本地化生產,以避免風險,將是大勢所趨。

          據了解,已經有部分日企表示,將考慮把先前設在日本總部的高技術含量生產工廠轉移到海外,以保證生產的暢通,分散企業風險。

          相對于其他人,卡洛斯·戈恩更直接地指出了他們對地震后的思考。他說:“從短期看,我們需要一種非常有效的相互協調,日本整車制造商需要一起攜手合作,才能夠解決這個危機,戰勝這個危機,我們一起工作,最重要的目的是盡早地讓我們所有的供應商回到正常的生產水平,與此同時,我們要找到其他的供貨資源,就像在中國也有這樣的計劃,從當地取貨,我們在尋找其他不同的資源,從而避免生產大幅度的下滑。”

          卡洛斯·戈恩說:“地震是一個危機,但是危機發生的同時看到的是供應鏈深度,而不僅僅是本地化,這也是本土化的深入程度還不夠。比如說供應商在中國,而一個供應商可能還會有另一個供應商伙伴,這樣會把風險降到最低。”

        所屬類別: 行業動態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2019年